当前位置:深奸巨猾国学亚伯拉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有关他的故事可能会是一种误解吗
亚伯拉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有关他的故事可能会是一种误解吗
2022-08-02

一、埃及游记

犹太人的《圣经》说上帝把巴勒斯坦许给亚伯兰及其子孙做产业,可是圣经随后几章所记载的都是亚伯兰四处游历的故事。但是这对后来的犹太人来说显然是很不妙的,如果可以随便离开上帝赐予的应许之地的话,那这片土地有什么神圣性呢?所以约瑟夫斯在《犹太古史》里面强调,亚伯兰离开迦南只是躲避饥荒,一旦饥荒过去他就立刻回到应许之地了。

圣经的作者和《犹太古史》的作者约瑟夫斯,都是坐在窗明几净的书桌前追忆他们祖先的往事的,游牧民的生活方式对他们来说显然是陌生的。亚伯兰并不是想要去读万卷书行万里路,也不是破产农民迫于生计的出走,而是游牧民的典型生活方式——逐水草而居。游牧民需要繁茂的水草来哺育牲畜,老是呆在一个地方放牧显然是很不明智的,因此土地对于游牧民的重要性远远不像对农耕居民那样重要。后世的犹太人希望他们的祖先也和他们一样对迦南的土地寸土必争,恐怕亚伯兰要让他的子孙们失望了。不光是这一点,在叙述希伯来人最早的几个祖先的故事的时候,出现了很多让后世的犹太人无法理解的情节,但是我们通过分析就可以发现,那些匪夷所思的故事不过是游牧民的生活习惯和当时人们的风俗罢了。

亚伯兰的游牧民身份是很清楚的,只是他的不肖子孙不知道罢了

二、卖妻求荣?

亚伯兰前往的第一站是埃及,尼罗河滋育的土地当然是水草丰茂了。这时亚伯兰做了一件奇怪的举动,他对自己的妻子莎莱商量,要把莎莱称为自己的妹妹,理由是莎莱长的漂亮,万一埃及人看上了莎莱,会为了抢夺莎莱杀掉他,而称呼莎莱为妹妹的话,埃及人就会好好招待他。果然到了埃及,法老就娶了莎莱,还赏赐给亚伯兰很多财物。

这个故事读起来多奇怪!如果埃及人真的见色起意,难道会因为莎莱是亚伯兰的妹妹就不动手吗?并且这里的埃及人读起来不像是生活在一个伟大国度的居民,反倒是像一群杀人越货的强盗。并且圣经当中多次表扬亚伯兰的虔诚和正直,可是这样一个正直的亚伯兰,这样做难道不相当于是把老婆卖给埃及人了吗?

这个故事让很多人难堪,约瑟夫斯为了给祖先遮羞,根本就没讲这个故事,而是把这段旅程描述为一场文化之旅,将游牧民亚伯兰如何来到埃及,教会埃及人几何学和天文学,于是法老很高兴的赏赐了亚伯兰一家。跟这些为尊者讳的后人相比,圣经的叙述简直是太写实了。

亚伯拉罕让妻子莎莱装成自己的妹妹

三、考古文献的解释

一直到几千年后,人们才有可能正确解读这个奇怪的故事。考古学家门在两河流域的阿卡德古国和米坦尼王国的遗址发掘了很多泥版书,其中记载了大量当时人们的法律和生活习俗,其中以努兹城(Nuzi)的最为著名。努兹文献当中,就记载了这么一条风俗,将没有血缘关系的妻子认作自己的妹妹,可以提高妻子的地位,妻子将被视作丈夫的家人而加以保护,去妻子的伤害将被视为对自己血亲的伤害,丈夫将负有复仇的义务。

如果圣经当中的这个故事讲述的这这样一个传统的话,那么解释之一就是整个事件纯粹就是一个因为不了解对方的习俗而带来的误会。很显然的,认妻子做妹妹来保护妻子这是两河流域的传统,并不是是埃及的传统。亚伯兰将妻子称为妹妹,大约是从自己家乡带来的传统,不过埃及法老并不了解这个传统,于是娶了亚伯兰的妻子,并不是亚伯兰主动卖妻求荣。

努兹(Nuzi)城在伊拉克东北,其出土文献证明了“认妻为妹”的习俗

四、难以洗刷的罪名

但是这个故事还是存在着不可解的地方。比如说,当时的埃及人果真这么野蛮,看见别人的妻子就要抢来做老婆?实际上在当时的世界,旅行者们在路上还确实是有可能遇到危险的,亚伯兰一家在巴勒斯坦专挑山路走就暗示了这一点。而在埃及,由于受到统一的王朝管理,这种危险恐怕并没那么大。当时的埃及人在从迦南通向埃及的西奈半岛修建了城墙,严防不法分子出没。而对于来到埃及避难的游牧民,则由有关部门进行考核,以决定是否放他们进入。现在的埃及人还保留了一副壁画,画的就是一个闪米特大家族进入埃及的场景。埃及要真是那么一个强盗国度,谁又敢到这种国家来避难呢?

埃及壁画,边境官员在审查入境的移民

所以有的人认为,这个故事说的就是亚伯兰出卖妻子求荣的事实,圣经老实的记叙了这个故事而没有为尊者讳而已。亚伯兰有没有主动献上妻子,我们不知道,即便这之间确实存在着误会,但是他肯定没有主动澄清误会,更没有采取行动阻止法老的行动。总之在这个问题上,亚伯兰是不可能撇开关系的。

法老将莎莱还给了亚伯兰

这个事情的收场就是,法老因为娶了别人的妻子而受到诅咒,他的后妃都得了不孕症,这才醒悟到莎莱是亚伯兰的妻子,于是把莎莱还给亚伯兰,将他们一家赶出了埃及。有人为法老鸣不平,这事儿明明是亚伯兰有错在先,为什么要惩罚法老,其实这是希伯来人写的故事,他们能承认祖先干过这些不靠谱的事儿就已经很不错了。这个故事显然有损亚伯兰贤者的形象,但是至少讲述这个故事的希伯来人是不在意的。而相比于很多民族传说当中的那些伟大光辉正确的祖先,这个狡猾的亚伯兰反而显得更真实一些。

“认妻做妹”听上去荒谬,却也是古代两河流域发明的一种提高妻子地位的良俗,想想看即便是在今天,不是也有不少人拿妻子当外人吗?不过即便如此,亚伯兰的罪过是洗不清的,因为他没有主动向法老解释这个习俗,反而乐于享用法老的赏赐。《圣经》毕竟是一部宣扬一神信仰的经书,既然唯一完美的存在是上帝,那么任何人都完全有可能是不完美的,所以根本没必要避讳祖先的错误。这样不加避讳叙述的祖先故事,反而能够保留更多当时真实留存的习俗。

深奸巨猾  手机版  网站地图  QQ号:1162063247  技术:建站养米
//文章网站 //统计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