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深奸巨猾国学《清平乐·留人不住》晏几道所作,借娼妓之口诉说离别的愁怨
《清平乐·留人不住》晏几道所作,借娼妓之口诉说离别的愁怨
2022-08-02

晏几道,北宋词人,晏殊的第七个儿子,二人合称“二宴”,都是婉约派重要代表人物。下面跟趣历史小编一起了解一下晏几道所作的《清平乐·留人不住》吧。

《清平乐》这个电视剧至少有一个贡献,就是普及了词牌的准确念法:清平乐(yuè)。其原为唐教坊曲名,取用汉乐府“清乐”、“平乐”这两个乐调而命名,后用作词牌名,又名“清平乐令”“醉东风”“忆萝月”,为宋词常用的词牌。此调正体双调八句四十六字,前片四句,为四仄韵,字数为四、五、七、六,后片也是四句,为三平韵,均为六字。

历代文人以《清平乐》作为词牌或写归隐生活之趣,或写离别怀人之感,又或是触景生情、排解忧思。三千繁华,淡若云烟,只留下丝丝淡淡的情思。晏殊、晏几道、李清照、黄庭坚、辛弃疾等宋代词人均用过此调,其中晏几道最多,有19首之多。

晏几道,我们并不陌生,他是北宋著名词人,字叔原,号小山,北宋著名词人晏殊的第七子,著有《小山词》留世。晏几道的诗词多有离愁别恨之感,这一点较之他的父亲晏殊来说,题材内容显得更为狭窄。他的父亲尚且有过“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的哲理宋词,到了晏几道这里,更多的只是“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的缠绵。

晏几道是一个多情种子,多愁善感的内心加之经历后期门庭的中落,使得他的内心更为伤感。而这种伤感,尤其是他的深情,在他的宋词当中得到非常完整地展现。如他的《清平乐·留人不住》:

“留人不住,醉解兰舟去。一棹碧涛春水路,过尽晓莺啼处。

渡头杨柳青青,枝枝叶叶离情。此后锦书休寄,画楼云雨无凭。”

女主人公说,苦苦留人不住,他酒醉后登上画船,扬帆而去。小舟拨开轻卷的碧波,行驶在在漫漫的春水路上,所过之处尽是黄莺啼晓之声。

女主人公说,渡口杨柳郁郁青青,枝枝叶叶都满含着别意离情。从此后休要寄锦书再诉衷情,画楼里的欢娱不过是一场春梦,那山盟海誓毕竟空口无凭。

这是一首送别词,可能是代妓立言,亦可能是借娼妓之口诉说离别的愁怨,具体创作时间不详。父亲晏殊的去世,门祚的式微,晏几道的境况也起了很大的变化。他的词虽不离伤春悲秋、别怨离愁、相思情苦的内容,但是于情文之间缭绕着一股郁勃而深挚的情思,可以激动人心。这首词便是其中著名的一首。

此词上片写心上人决意的离别。

开头两句“留人不住,醉解兰舟去。”写情郎的突然离去,尽力挽留却无济于事。“留人不住”四个字,扼要地写出了送者、行者双方不同的情态:一个曾诚意挽留,一个却去意已定。妓、客身份,见于言外。留而不住,已启末两句怨思。从次句看,分手前有一个践行酒宴。席间那个不忍别的送行女子,想必是吃不下的;而即将登舟上路的男子,却喝了个“醉”。这又是一个对照。

接着“一棹碧涛春水路,过尽晓莺啼处”,这两句为词人想象中离开之人一路上所经历的风光:碧水粼粼,晓莺啼鸣,多么美好的春景啊。如此宜人的风景正是离别者轻松愉快的心境的象征,却愈发衬托出送行者之落寞。

下山写情郎离别后的绵绵恨意。

开头两句“渡头杨柳青青,枝枝叶叶离情”,即男子走了很久,这位女子依然站在渡口,堤边是一排绿色的杨柳,它枝叶茂盛,一枝枝一叶叶都是离情。我们都知道古人有折柳送别的习俗,所以这里便是借杨柳的枝叶来暗示女子离情别怨。从这里的“枝枝叶叶”来看,这位女子的怨意其实是逐渐加深的,于是就有了最后的决绝之语。

最后两句“此后锦书休寄,画楼云雨无凭”,所表达的感情非常激烈,充满负气情绪。 “画楼云雨”四个字道出了女子与男子曾经的美好过往。但是这一切又能如何呢?男子已决然绝情,相守的期盼已经落空。既然如此,那“此后锦书休寄”,因为那样只能徒增伤感。其实女子内心并不想如此决绝,只是无可奈何罢了。于是只能感叹,人生一场春梦,繁华落尽。落花有意流水无情,既然对方无情,这情意绵绵只不过是给自己徒增烦恼。就像那句流行语所说的,谁认真谁就输了。

本词写一女子挽留不住情人的怨恨,如一特写镜头,刻画出一位女子多情善感的美好形象。词用白描手法写出二人有春晨渡口分手时的种种情态。结尾处决绝之语,更道出了她心中的幽怨和不忍割舍之意。此词刻画细腻,惟妙惟肖地表现出一个女子痴中含怨的微妙心理。词人对女性怨爱交集的矛盾心理揣摩得极为细腻。虽是代妓立言,但其中未尝没有晏几道自己复杂而矛盾的心情,只是所有的离愁别恨都化在了这一句句词里,因为真挚,所以格外动人。难怪清人周济在《宋四家词选目录序》中评价此词的结尾时说:“结语殊怨,然不忍割”。

深奸巨猾  手机版  网站地图  QQ号:1162063247  技术:建站养米
//文章网站 //统计代码